白烛葵

「安利向」路平 梦系列五则

          这篇我就不注解了,你们可以发表你们的看法,在留言处按照顺序自己试着解读一下,方便我知道你们有没有了解这个故事。                

                                     《梦》

  「凌小路,做个交易怎么样?」那个手持洋伞的少女说道。

  「把洋介还给我。作为交换,当初你父亲把你的自由卖给了我,我可以考虑还给你。」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答应?」我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和你某种程度来说是同样的人。所以把你那虚伪的言辞收一收吧。」那个少女将手里的伞对准了我,「如果那样戏弄我的未婚夫的话我可是很生气的哦。」①

    砰的一声,我看到从伞尖射出一颗子弹,惊险地擦过我的发梢打在距离我十米后的一棵树上。

     她在警告我。

    「成交。」

     我已经不再需要平田这个棋子了。我只差一步即可拿到最后的胜利。②

    「聪明的人。」她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标准化的笑容

   「那么合作愉快。」她微微欠身朝我行礼。

   「朝里,我们这是要去哪?」平田坐在专属的飞机上问那个一大早急匆匆带走他的人。

   「少爷,回英国,老爷正在等您,下周就是你继承家主的日子了,有很多事老爷要找你谈话。」

    「可是……葵呢?她为什么不跟我一起走。」

    「少夫人会搭乘下一部飞机,她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

    「是,是吗。」平田低下头,他隐隐有点不安。「朝里我先去个洗手间。」

     平田打开安全带起身,身旁的朝里并没有制止他,他松了口气,问道。

    「朝里,葵在哪?」

    「回少爷,少夫人在福田码头。从这里坐车30分钟能到达。」朝里机械化的回答。③
    

    「凌小路,你输了。」平海葵拿着伞指着我微笑着对我说。

    「原来是这样啊。」我被她设计了,从一开始就走不出她画的圈。

    「那我认输了,你可不可以放过我。」我的计划确实是失误了,但我没必要把命赔进去。

    「你认为我会放过你?被丢到海里喂鱼凌小路这才是你最后的归宿。」说完她按动手里洋伞的机关,我看到一颗子弹朝我冲来。

     我无法行动,我甚至感觉我从头到脚都是凉的,我闭上眼睛。这下也许真的就结束了。

     我恍惚看到天使抱住我,将我带离这个世界。

     但那不是天使,是平田。我睁开眼睛,发现他紧紧抱着我,我的手不由自主顺着他的背往上摸,摸到一片湿润,我抬起手。

     是血。

     一瞬间我呆愣着。直到看着鲜血顺着我的手滑向我的白色衬衫。

     平海葵的洋伞掉在地板上的响声,红色和白色混合在一起了,我厌恶起来。

     「平田。」你真是一个有用的棋子啊。是你帮助了我,反败为胜。

     我抱起流血的平田,走到崩溃的平海葵身旁。
   
     「看来是我赢了呢。」我面无表情地说。
     
      到底是谁失去了重要的东西呢?④
   
      反正不是我。

     「清隆,感情这种东西是多余的,这个世界上胜利才是一切。」我的父亲这样说。

     「所以,你把妈妈当作胜利的牺牲品了吗?」

     「那我明白了。」
   

      无论付出多大的牺牲,只要胜利就对了。

      我胜利了,我才是王。

      我才是最后的赢家,我真正的自由了而且击败了我父亲恐惧的东西。

       我证明了我比我的父亲更强,我作为他最完美的作品也是唯一一个最完美最无懈可击的。

     「你赢了?不好意思,我想起来了,我才是最后的赢家。」说完平海葵将腰间别的枪对准了她自己,对着凌小路说。

     「既然这样,那么就远远没有结束。凌小路游戏开始了。」

      说着枪声响了,平海葵的身体迅速染血,然后凭空消失了。

    

       说完所有的东西都不见了。我仿佛置身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我看到我的身体慢慢腐烂露出阴森森的白骨。我恐惧着,奔跑在黑暗里。
  
        我走不出去了,我就在地狱里。⑤
    
        

        我被噩梦惊醒。

                                                         终

「安利向」路平 梦系列五则

                            《梦》
    

   「清隆,离那个男孩远一点。他会害死你的。」

    我的父亲他这样对我说。

    您在害怕吗?也有您会害怕的事物吗?那到底是什么呢?

    我在兴奋,我想靠近他。

    我依靠他摆脱了父亲的控制,仅仅靠一通电话,我的父亲就声称「他再也不会管我了。」

     他美丽危险又致命。

    他到底是谁?他来自哪儿?

    在人工岛上的时候,如果没有他,我不会击败A班与C班。他非常聪明。在我给他下套时他还反将了我一军。①

     不,准确来说,在这座棋盘上下棋的从来就只有我与他两个而已,其他人只是被使用来吞掉对方棋子的棋子。

     棋逢对手,到底谁会胜出呢?

     我一定要得到他,我一定要控制他,不择手段,我一定会胜利的,只有我才是最后的王。

     利用他之前给我下的套,我轻而易举以他恋人的身份卑鄙的占有了他。②

     并要挟他以高中三年为期限帮助我把D班晋升为A班。

   「平田洋介的瑕疵?他最大的瑕疵就是我的丈夫,平海家的继承人。」那个拿着洋伞的女人微笑着说道。③

     你的一切到底是什么?

     平田洋介。

   「你渴望了解我吗?」他冷漠地说,「你想了解什么?这个吗?」

     他手指一收,架在我脖子上的刀移开了,那些挟持我的人仿佛被控制了一般把刀插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他那绿色的眼睛如妖精一般,诱惑着将到来的人吞吃殆尽。
    
     美丽,危险,致命。

     犹如一个操控人类的神。

     当这样一个神屈服在我的身下时,我是不是就能向我的父亲证明我的强大了?

     不,我不会满足的。
     
     我要找出他的一切。我要自己成为那个神。

     
     这样想着,我从梦境中苏醒过来。

     我怎麽还会做这种梦呢?我现在就如一个滑稽的小丑嘲笑着梦里的自己。

      我甚至想起了之前平田对我说过的话。
  
     「求求你救赎我吧,把我变成什么样都无所谓。」

      我在黑暗里摸索着拿起床头的相框,从窗口钻进的微弱月光里看着相片他面带微笑的脸,我轻声说道。
     
     「可是平田,我救赎了你,谁来救赎我呢?」
     
       

       我已经如一个陷入沼泽的旅人,进无可进,退无可退了。

   注解:①*参考前传《平田洋介的研究报告》具体下面②会有点描述。

             ②在人工岛时,平田以甩锅的方式给凌小路下套,池在天黑的情况下眼瞎把凌小路壁咚威胁平田看成双方在亲吻。平田将计就计故意装作受害人的身份告诉众人凌小路在向他表白。“那个是凌小路君突然这么做的,他向我告白我有点不知所措。”当时的凌小路还赞扬平田甩锅甩得简直出神入化,登峰造极比他厉害多了。后来凌小路也拿这个向平田下套,他公开承认了两人不存在的恋人关系,并且在后来的某一天强行占有了平田,彻底坐实了两人的关系,促使他们达成了为期三年的协议。

          ③平田背后的操控人,平田一通电话打给她就彻底解决了凌小路的父亲,可见这个少女的强大。平田的未婚妻,在后传《蝴蝶骨》中透露她的名字叫「葵」,是平海家的长子,擅长操控人类的思想包括行动。
   

「安利向」路平 梦系列五则

                              《梦》


    
     咿呀。
   
     我被一个刺痛扎醒,罪魁祸首是正襟危坐的堀北,凶器则是那把圆规。

    「干嘛啊?」

    「如果你还有闲心睡觉的话,可就错过平田的告别会了。」
    
    「平田?」我这才发觉我好像回到高中的时候,我熟悉的课桌,熟悉的同学,以及那个熟悉的紫绿色眼睛的恋人。

    「平田他怎么了?」

    「啧,你还真是健忘啊,平田今天就要转学了。」堀北嘲讽道。①

    「转学?」我小小的惊讶了一下,可是我跟他是一起毕的业啊。暂且不论这个,我的记忆里高中三年他跟我的每一件小事我都记得特别清楚。
 
    我这是回到了过去?还是在做梦?

    我看到他向我走来。

   「凌小路君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平田微笑着看着我。

   「走啦,像凌小路那个呆瓜才不会说什么呢。听说平田你要请我们吃顿大餐?」山内嬉笑着揽过他的肩将他带走。

   「啊,是啊。」平田勉强地笑着,转头眼睛在我身上匆匆扫过,我看到他眼里带着失望难过情绪慢慢转回去又恢复了他那温柔待人的模样。

    一瞬间,几乎是反应之后的事,我从座位上站起来冲过去一把拉住他的手,连堀北都被我一气呵成的连贯动作吓了一跳。

    我要说什么呢?作为一个害死他的犯人向他忏悔吗?作为一个利用他的罪人向他道歉吗?还是要向他说那句话?

   「我……」
   
   「你爱我吗?」他说道,带着知道结果的悲伤却又执着地想要向我确认。

    我想起那天,他死的那天,他也曾问过我这句话,他那时的模样与现在完全重合了,刹那间樱花飞尽,将我又带回到了那个时候。

    我抱着染血的他来到路旁的樱花树下。

   「凌小路君,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他虚弱地抓着我的手臂问道。

   「你爱我吗?」

   「平田,你知道我在利用你吗?」我冷漠地说。

   「我知道啊。」他凄惨的笑了,「可是我爱你啊。如果,如果能在我被操控的一生中能听到一句不是我操控别人说出的话,哪怕那句不是我所愿,但是是真真切切你的想法的话,那该多好啊。」②

    我说不出口,顺应他的话说我不爱他,这句真话。说爱他,这句假话。③
   
    我死后会下地狱吧。我亲眼看他死在我面前,我没回答他。
   
     不。

   我确认这就是个梦,这就是个梦啊,有什么不可说的?

    我后悔了,平田。
    我错了,求求你原谅我。

    我爱你啊。

    我听到我亲口说出来了,然后。
   
    樱花卷着画面一切都消失了。
   

    注解:①凌小路之所以在梦里会梦到平田转学会意外是因为他确信他和平田一起度过了三年高中时光,暗指凌小路由于计划的失误致使平田离去,他原本以为他会跟平田走很久,对于他的离开凌小路很意外。

               ②平田被他的身世操控着,而他又能使用思想潜移默化地控制别人,凌小路又以棋子的身份控制着他,平田希望他能在凌小路的身上听到一句,不是他思想操控所能听到的他内心真实的话。

              ③那时的凌小路根本不知道他爱平田,他反复利用平田自知自己罪孽已十分深重,所以他不能说不爱他,他也不能伪着心说爱他,所以他说不出口。后来的凌小路后悔了他想乞求爱人的原谅,但是一切都消失了他已身在地狱。

    

「安利向」路平 梦系列五则

                                  《梦》

    我梦到一所燃着火焰的房子,里面有一个女人,一个睡在摇篮里的婴儿,以及一个手脚残疾被绑在椅子上的女儿。

    火烧起来啦,火烧起来啦!

     内心的魔鬼开始欢呼,我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一切。

      那个母亲伸手想解开女儿的绳子,手忙脚乱反而越解越乱。母亲转身抱住摇篮里的哭泣的婴儿,女儿大声哭叫着「妈妈救救我。」

      这时的母亲在想什么呢?

      干脆抱着婴儿逃跑吧,这绳子解不开,拖得太久可能三个都会葬身火海。

      那个母亲犹豫着。

      再仔细一点,瞧,那个绳子其实是能解开的,而且很容易,可是我抱着一个婴儿我怎麽能再抱起一个残疾的女儿?

       对,她救不了那个女儿,她也不想救,一个残疾的女儿只能是个累赘。

       可她是个母亲啊。

       可这过错不在她,她想到,这是命运的安排,上帝过来收走她那可怜的女儿,她阻止不了。她这样想到,感觉完全被救赎了,她那丢弃女儿的罪恶感变成了虚有其名的理所当然。

        她抱起婴儿就跑,直到跑出不远,房子爆炸声以及女儿哭泣声戛然而止,一切归于平静。
   
        她失声痛哭着,不,她在笑。

        她的内心是喜悦的,那种罪恶已经被上帝宽恕,她没有任何错。

        她低头查看婴儿,婴儿好像还在沉睡着,但其实在母亲犹豫的时候婴儿已经被熏死了①。
    
        她失去了一切。

       她的女儿,她的儿子。

       她并没有被上帝宽恕,反而,她被上帝制裁沦落成了地狱里寻子的魔鬼。

      「那不就是你吗?」②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③

       我从梦中醒来,看了一眼闹钟才凌晨三四点。

       我睡不着了,我想起不久前刚刚见到坂柳。

       那时我坐在酒吧的吧台上,她似乎是早就知道我在这里,她是径直往我这边来的。

      「怎样?凌小路君?你最近过得好吗?」

      「一般般吧。」

      「给我一杯蓝色玛格丽特谢谢。」坂柳对着调酒师说道。

       「我觉得伏特加更适合你。那种心碎的人喝了这种就会发疯。」她转过头对着我笑着说。
  
       「我感觉我会一口倒吧,不过我可听出了你话中的另一种意思哦。」

        她情不自禁的笑了,不是适合她的那种礼貌的微笑,而是真真切切的在嘲笑我。

       「凌小路,你真的赢了吗?你不会付出了一切到头来两头空吧?」
       
       「你还记得我高中时对你说过的话吗?」
     
        我认真思考了一下。

        「你还想着埋葬我?」
       
        「不对,你应该好好想想,何况我现在根本不需要埋葬你,因为你已经死在黑暗里了,你失去了一切,这样的你,摧毁简直轻而易举,我已经不屑与你斗争了,因为现在的你实在是,太弱了。」她用着嘲弄的语气对我说着。她确信她已经击败了我,她踩着骄傲的步伐离开了。
        
        是这样啊,我已经想起来了。
 
        她高中时对我说的那句话。

     「凌小路,不管付出多大的牺牲,只要你最后胜出就好了,如果有一天,你牺牲了你最重要的东西,你是不是就胜利了呢?」

      「所以,我真的赢了吗?」

       我反复问自己。

     「我没有,我失去了一切。」

     注解:①这个梦境来自一部战争片,原片里婴儿并没有死,这只是凌小路自己内心的真实反应,对于自己逃脱惩罚而感到惧怕,反复挣扎后化身上帝亲手掐死了婴儿得以救赎。

               ②「那不就是你吗?」这句话比较难解读,按照这个故事的折射,母亲原指过去的凌小路,残疾的女儿为凌小路的恋人平田洋介,而那个婴儿则是凌小路口中所说的「最后的胜利。」上帝是现在内心复杂的凌小路。

               ③「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这句话一语双关,一种可能是现在的凌小路质问过去的凌小路为什么抛弃“女儿”,另一种可能是过去的凌小路质问现在的凌小路为什么掐死“婴儿”。
            
   
      

     「安利向」路平

    你们还记得我吗,咳咳,又是我,托我手机狗带的福,我闲的蛋疼地于是创作了一系列路平文。

      现在归纳起来,完成了所谓的。

     「梦」五则。

      瞎鸡巴写的,反正也没事做,讲道理我构思这个系列的时候哭了十张餐巾纸。

     脑洞大得也是没谁了,有时候太心疼小天使了就想掐死路哥。

     正在学习心理学,最近看了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并且学习了弗洛伊德梦境理论,有感而发。

     梦是人潜意识扭曲变形的反映。

     部分路哥的梦境我都有解析。

     大概今晚或者明天就会发上来吧,手机刚修好让我先瘫一会。
  
     梦五则是我原创长篇《蝴蝶骨》的先行系列,没有看我大纲的话真的是一大堆坑,我已经尽量把想表达的都表达出来了。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当初构思到中期时信誓旦旦地说如果小天使最后跟了路哥,我真的是喝五瓶风油精。

     现在不敢说了,万一以后打脸了怎么办。

我可能要饿死在路平坑里了。

自己不动手却老想着别人投喂。

每5分钟上一次lof,看看有没有大佬放粮。

大号至今还不敢上,我怕被抓起来吊打,毕竟自己挖坑多得数不清,然而从来不填。

自己写的文没眼看,看别人的就津津有味。

认为别人写的文太好了,自己的羞得不敢发。

  大佬们真的太谦虚了,你们就是神啊。

   吃路平吗小伙叽。就算饿死也得吃。

              
【看了实教,莫名其妙喜欢上了平田小天使】
  【平田我老婆】
  【站路平】
  【在下就是想日平田小天使,不知道诸君们有没有什么大胆的想法】